未遂流年

作文类型:小说   浏览331次   作文字数:932

正文

羽一直在问,冰一直在讲,我一直在无所谓......2007年,14岁,初一......羽坐在我的旁边,斜着脑袋问我:“阳,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啊?”我很无所谓的说:“打算?现在,为什么要为未来做打算?”冰睡眼朦胧的凑过头来,说:“啊?在为你俩的未来做打算啊?”我擂了他一拳,说:“滚,转过头与你的周公相会去吧!”冰很无奈的摊了摊手,又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。老师把我和冰叫到办公室,气急败坏的说:“阳,冰,你们两个不学就算了,不要把羽一个女孩子给带坏了。”我淡淡的说:“老师,我们是朋友,最好的那种,有什么带坏不带坏之说......”“朋友?你们也配有朋友?”老师似乎是笑着说。“不可以吗?”我冷冷的说。“哈哈哈哈,”老师笑的上气不接下气,“我今天真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,连阳都有所谓的朋友!”我看到冰把拳头攥得紧紧的,我抓住他的手,走出了办公室。羽正在教室外面等着,看我们出来,忙焦急的问我们:“怎么了?为什么要找你们呀?”冰阴着个脸说:“羽,我们是朋友吗?”羽说:“是啊,怎么了?”冰没吱声,我说:“好了,这就够了。”2008年,15岁,初二......羽趴在桌子上,问我:“阳,我们三个会永远在一起吗?”我揉揉眼睛,说:“为什么要永远在一起呢?《三国演义》都说了:‘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’。”冰打断我说:“哪有,是《红楼梦》说的。”我拍冰一巴掌:“管他是谁说的,反正意思就是咱们一定会分开。”冰说:“管他分开不分开,现在在一起就行。”羽说:“冰,阳,如果我不在这了你们怎么办?”冰说:“怎么办?要怎么办?能怎么办?”我说:“继续,这样混。”羽说:“我说真的,真的,你不要这样无所谓的样子。”我真的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:“无、所、谓、”2009,16岁,初三......羽突然走了,转到南方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,留下我和冰在学校里悠悠的混。冰说:“羽走了。”我说:“嗯。”冰说:“剩我们俩了。”我说:“嗯。”冰说:“然后呢?”我说:“然后,就我们两个人,就这样混。”冰说:“阳,你不要总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。”我说:“无、所、谓、”后来,冰也走了。后来的后来,那个老师也不干了。可是就算,再后来,再后来,我也还是在这片土地上无所谓的混。不过失去了未遂的流年罢了......

分类

 友情链接

天天导航| 天天笑话| 经典网| 天天食谱| 天天作文| 天天诗词| 天天成语| 天天笑话
二维码